<tr id="xwpol"><small id="xwpol"></small></tr>
<noframes id="xwpol"><small id="xwpol"></small></noframes>
      <small id="xwpol"></small>
        <menuitem id="xwpol"></menuitem>
        <tr id="xwpol"></tr>
      1. <small id="xwpol"></small>
        <small id="xwpol"></small>

      2. <tr id="xwpol"></tr>
      3.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學生成長 > 舒心屋

        舒心屋·來點兒心理學 由地鐵實驗看從眾現象

        【高中篇】

        圖片.png

        圖片.png

        圖片.png

        為什么有人在地鐵上肆無忌憚的外放聲音?

        為什么現在的年輕人不再給銀發蒼蒼的老奶奶讓座了?

        地鐵里被人打了,會有人幫忙嗎?

        有人在地鐵上摔倒了,有多少人會主動去幫忙?

        他們是怎樣一群人?

        你會主動去關心那些在地鐵哭泣的陌生人嗎?

        圖片.png

        圖片.png


        多年以來,地鐵已經自然而然成為了應用心理學研究社會心理現象頻繁研究的地點之一。生活在都市中,乘坐地鐵本就是一個觀察與被觀察的過程。

        不難發現,在這樣一個人流量密集的場所,從眾心理普遍存在著。類似于上個世紀時Asch做過的一個在電梯里的實驗:三個被安排好的實驗助手站在電梯的三個角落,一開始都面朝著正面,在毫不知情的被試進入電梯之后,他們相繼轉過身去,面朝著與進入時相對的方向。迷茫困惑的被試在經過心理糾結之后,也背過身去,保持和“其他陌生人”一致的方向。

        在地鐵上其實也有相似的情況,當人比較多,新來的乘客只能站立時,除了可以靠墻的兩邊,進入車廂中間部分的乘客基本都是朝向一個方向的,雖然車廂門的打開方向可能隨機。(畢竟大家都不能想面對面尷尬的對視或者看別人的頭皮吧)

        圖片.png

        還有一些其他的從眾例子:

        比如我們會習慣在靠近扶梯口的車門處排長隊

        上了車廂后也喜歡待在靠近車門的車門的位置

        踩踏事故的產生也是在很大程度上源于突發信息和不必要的恐慌在人群中傳播

        人們跟隨大流造成二次傷害......

        圖片.png



        地鐵上外放聲音的人的心理機制又是怎么樣的呢?

         

        首先有一類人,通常是對新信息接收較慢的老人或者還未入世的孩童,他們缺少自我認知(lack of self-cognition,沒有認識到自己行為在社會上是不被認可的,他們缺少他人善意的提醒,少了一個頓悟的契機;而另一人純粹是知道自己行為的不正確性的,但他們仍選擇不顧及社會公德,保持著自私自利的心態,全然不顧他人的感受,可以說,他們的同理心(empathy)和共情能力(theory of mind是很弱的。

         

        在公共關系學或者社會學中,還有一個有趣的理論“禮貌性疏忽”,我們通常不會把身邊的陌生乘客當成一個令人好奇、獨特的個體。這是一種由某種社會規則所限制的地鐵行為,它保護了個人權利不受侵害;同時,當彼此陌生的人們短暫地共乘地鐵,進行無論專心與否的人際互動時,它保證了人與人之間存在一定的社交距離。這種行為不僅在地鐵中存在,也會在城市生活的其他領域出現。

         

        “那為什么地鐵可以給心理學家、社會學家和各類研究提供如此豐富有意義的內容呢?”

         

        首先,巨大的人流量使它具備了充分有代表的樣本容量。地鐵讓不同的人隨機組成可供觀察的聚合型群體,讓各種民族和宗教的人聚合在了一起,成為了研究人類行為絕佳的流動實驗室。并且,這樣的地點是自然形成的,足夠社會化,實驗者不需要搭建一個人工的平臺去召集這么多的被試。


        圖片.png

        實驗一

         

        那要說到最著名的實驗和地點,那必定是紐約的地鐵站了(New York Subway,多年以來,它已經被頻繁地研究過了很多次。

         

        為了探究尊老愛幼這個社會規則是否在當今社會中已經被磨滅或者淪為形式了(最初的靈感來源于Milgram的繼母對他說,為什么公車和地鐵里的年輕人,都不再給銀白頭發的年老女士讓座了呢?心理學家Stanley Milgram于是派他的學生去地鐵里要求年輕人讓座。他實驗社會心理學課的學生就來到地鐵,在不同的情況下(沒有正當理由,或者有合理的原因如我沒法站著看書)請求別人讓座。結果,人們禮貌地令人驚訝——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總共有68%的人起身,或者換了座位。但是,在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中,乘客讓座的幾率卻降低了。有趣的是,他還研究了那些學生(實驗中的stooge)的心理,許多參加這個實驗的學生感覺自己很難開口去要求他人讓座。

         

        其實這種現象不難解釋。在地鐵里尋求他人幫助的同時,也意味著自己有可能感到恥辱,同時又可能被陌生人拒絕。當《紐約時報》以更通俗的方式報道了Milgram的研究之后,紐約地鐵乘客還變得更有禮貌了(或許紐約是世界上最有禮貌的城市之一呀?。?/span>。 


        圖片.png


        實驗二

         

        還有一個更為著名的實驗,熱潮來源于1964年發生在紐約的kitty Genovese謀殺案。1964 年的一天,基蒂·吉諾維斯(Kitty  Genovese)在她經營的曼哈頓酒吧營業結束后返回公寓,她的公寓在皇后大街的一個安靜的、中產階層居住區內。當她下車朝公寓方向走去的時候,她遭到了一個持刀男人的惡意襲擊。男人刺了她多刀,她大聲喊救命。一個鄰居在窗口后大聲警告那男人:放開這個女孩,歹徒正欲圖逃跑,卻發現沒有一個人出來干預他,于是繼續返回擊倒Kitty,殘暴地刺殺她。整個刺殺過程持續了35分鐘,公寓周圍共有38個人目睹了這一襲擊事件,但最終只有一個人報了警。警察在兩分鐘就趕到了現場,但kitty當時已經死了,殺人犯也一直沒有抓住。甚至有一對夫婦(他們說他們以為已經有人報了警)搬了兩把椅子到窗前觀看這一暴力事件。

         

        作為城市病理學一個典型的案例,這個案件派生出來一個重要的心理學概念旁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根據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責任擴散現象,在突發事件中,旁觀者越多,個體幫助他人的意愿和責任就被稀釋了,引發幫助行為的概率就被降低了。

         

         

        圖片.png

        圖片.png 

        于是實驗者邀請了一批哥倫比亞大學的大學生,形成了4個小組,每組22女,在紐約地鐵站實驗,希望能在一個真實的社會場所測試一下旁觀者效應。

         

        “在1968415日至626日這段時間內,每個工作日的上午11點到下午3點,總計有4450人次經過紐約第八大道地鐵站?!?span> 這是這個實驗被試的基本情況。每隊的男學生A充當victim,他們要么裝成生病要么醉酒的樣子,在車廂中心搖搖晃晃、站立不穩,最后摔倒在地,面朝車廂天花板(3A是白人,1A是黑人)。男生B(全部是白人)充當model,會在70s/150s從臨近/較遠的地方來扶A。(當然,很多情況下,旁觀者在70s之前就已經主動幫忙了)兩位女學生充當了隱蔽的觀察者,她們坐在一旁記錄所有旁觀乘客的性別、種族、肢體動作、語言評論;提供幫助的人數、時長、每個幫助者的具體信息。

         

        最后的結果就是,實驗結果和旁觀者效應(人多幫助少)恰恰相反。不僅如此,還有另外的一些結論也誕生了,比方說80%的情況下victim都收到了人們自發并且先于model的幫助,60%的情況下不止一個人提供了幫助;人們會更愿意幫助生病摔倒而不是醉酒摔倒的乘客,會更愿意幫那些和自己是同一個種族的人;20%的情況下人們沒有幫助,他們會更傾向于逃離現場并且說比較多的言語評論。

         

        圖片.png



            還有很多很多的實驗已經被研究過或者正在進行著,實驗人員們試圖找到關于人群擁擠程度和壓力感,種族和肢體接觸,年齡和坐姿,乘車時間和唾液中皮質醇含量等關系。

            那么回到現在,當乘客越來越依賴各種電子產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時,地鐵心理學是否失去往昔的光輝了呢?答案是否定的。

            最近,巴黎地鐵公司才做了一個關于相親的實驗,他們發現靠近車廂門的座位,是最有可能和合適對象一見鐘情的地點。

            這就意味著地鐵并不是我們想象中的冰冷隔絕,荒蕪和真空并不是它的全部,都市的溫情其實也在其中。實際上,我想,無論是旁觀者還是實驗中的乘客,我們一直都是這個不停息的實驗研究中的一員。


         

        ↙ 戳TA

        本文原名《來自地鐵的故事Story of Metro,

        經作者允許,轉載于 vivi的靈感小屋 微信公眾號




        發布時間:2021-05-25  作者:呂米陽 蔣夢超   攝影:  點擊率:

        蘇州外國語學校 版權所有 蘇ICP備10063986號 持術支持:朗鈞網絡
        私人情侣影院